徐顺全脱胎换骨有效吗?

一改过去的激进形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左)本届大选以更加温和的方式竞选。不少透过社交媒体认识徐顺全的公众,出席民主党的群众大会,希望一睹徐顺全的演讲风采,大会结束后纷纷上前和他交流。(叶振忠摄)

2015年9月09日 星期三

评论@何惜薇

2001年10月28日,时任我国总理的吴作栋到裕廊集选区,为人民行动党候选人助选时,有个人上前屡次要求吴作栋说明“政府借给印尼苏哈多政府的170亿元,到底去了哪里”。眼见吴作栋不加理会,他当时找来扬声器高声叫喊,并从一个熟食中心穷追吴作栋到另一个熟食中心去“讨说法”。

2006年9月1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常年大会前夕,趁着大批国际媒体来到本地采访之际,同一个人和支持者尝试从芳林公园示威游行到国会大厦,但他们被警方所筑成的人墙阻止,一行人便在公园里度过了四天三夜。

更早之前,他也被指滥用大学研究基金,被大学开除后进行绝食抗议。他的绝食行动引发民主党内部的分歧,最终导致他的政治导师、资深反对党议员詹时中被自己一手创立的党开除。

塑造“顾家好男人”形象 逆向公开家人生活点滴

在本地政坛采用绝食、示威和毁谤等相对激进的政治手段,多年来恐怕只有一人——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53岁)。

随着时间的推移,近15年没参选的徐顺全这回东山再起,宛如“脱胎换骨”,以全新的形象出现在公共的视线中。一部刻画徐家五口如何共同面对逆境,特别是徐顺全妻子黄智美博士如何做丈夫“背后女人”的短片,在社交媒体上迅速传开,在一夜间为徐顺全建立了“顾家好男人”的讨好形象。

为了一睹徐顺全“本尊”的风采,来自新加坡各角落的人,纷纷涌向他亮相的竞选群众大会。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就认为,徐顺全这回的“人气”,不亚于当年他初入政坛备受各界瞩目的情况。

陈庆文指出,许多从政者想方设法保护家人隐私,徐顺全却逆向而行,公开地把家人的生活点滴带入公众视线中,透过社交媒体传播,让他成功地把触角伸向情绪容易被牵动的受众。

他说:“这次大选让人重新发现徐顺全这个政治之星,他也很聪明地与(国大医院感染科高级顾问医生兼教授)淡马亚搭档,强攻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研究员陈赞浩,透过电邮回答本报提问时,也肯定了社交媒体在协助徐顺全塑造正面形象所扮演的角色。他说:“现在有了社交媒体,新加坡人可直接‘看’到他,或透过体谅的眼光看待他的刻画和接触他。”

陈赞浩也说,许多年轻人不知道媒体过去如何刻画徐顺全,或许也不关心这点,他们以徐顺全目前的言论去检视他。“较年长者不会忘记徐博士的名誉曾受损,但有人认为应该就他展现的韧力、在群众大会上的表现以及社交媒体视频的刻画,给他一个机会。在政治聚光灯外15年,这吊诡地帮了他一把,时间是最好的治疗方法。”

徐顺全:我没有改变

改变的是人们对我的观点

徐顺全和他所领导的民主党,向来以争取人权与自由、推动新加坡民主进展为目标,可是民主党近年来陆续推出多个替代民生政策的建议,与过去所走的路线很不同。

回答本报记者有关他和民主党在本届大选中,似乎有意识地改变形象,徐顺全强调他20年来都发表同样的言论,并强调:“我没有改变,改变的是人们对我的看法。”

他说,随着社交媒体普及化,人们从即时的视频中接触到他的言论。

“我只要做我自己,人们就会觉得现在的我与他们听说的不一样。”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