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执政党票数减 因有利因素少

2016年5月08日 星期日

武吉巴督补选

黄小芳 黄顺杰 报道 zblocal@sph.com.sg

分析家都认为,执政党以六成选票胜选是“不错的优势”。但对行动党来说,“这个结果不是太理想”。另一位分析家指出,行动党得票率此次下滑相信是因补选效应在一定程度上发酵,此外可能有部分选民因为感觉被闪电辞职的王金发“出卖”,而决定投反对党一票。

人民行动党成功守住武吉巴督区并未令人感到意外,但对于执政党这回的得票率减少近12个百分点,受访学者和政治观察家看法各异,有者认为“不太理想”,也有者觉得其实已“非常不错”。

代表行动党出战武吉巴督区补选的穆仁理(49岁),昨晚成功为执政党保住议席,以61.2%的选票击败民主党党魁徐顺全博士(53岁)。不过,若与去年全国大选成绩比较,行动党这回表现略微失色。武吉巴督区去年爆发三角战,但王金发仍以大幅优势胜出,得票率高达73%。

政治观察家、新跃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Walter Theseira)受访时指出,在世界其他民主国家看来,以六成选票胜选是“不错的优势”,但对行动党来说,“这个结果不是太理想”。他说:“我相信行动党真正想争取的是65%到70%的选票,因为六成过于接近危险边缘。”

特斯拉认为,武吉巴督补选成绩显示选民更在乎地方课题,并相信穆仁理能提供更多的稳定性和确定性。不过两名候选人在知名度上的差距影响了穆仁理的得票率,而过去一贯崇拜西方民主政治模式的徐顺全,近年积极改变形象,改走温和路线,也得到更多国人的认同。

特斯拉说:“穆仁理虽然是一名曾在武吉巴督区服务多年的基层领袖,但知名度应该不及去年高票当选的王金发。相较之下,徐顺全是家喻户晓的反对党领袖,部分选民可能因此更倾向把票投给他们较熟悉的人选。”

可是也正因如此,国大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认为,行动党此次的成绩不俗,因为行动党派出多年来在区内默默耕耘的基层领袖,对垒无人不知的反对党领袖,却仍能取得六成选票。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比尔维尔星(Bilveer Singh)也赞同行动党这回“战绩非常不错”。

比尔维尔星指出,行动党得票率此次下滑相信是因补选效应在一定程度上发酵,此外可能有部分选民因为感觉被闪电辞职的王金发“出卖”,而决定投反对党一票。不过行动党的竞选策略显然是成功的。

在他看来,行动党此役的最大功臣要属深耕武吉巴督基层多穆仁理,以及在幕后负责部署和策划的“裕廊大家长”、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

比尔维尔星说:“行动党显然从2013年的榜鹅东补选中吸取教训,因此派出拥有多年基层经验的穆仁理参选,相比之下,徐顺全更像是临时空降到武吉巴督的候选人。”

他也指出,自王金发宣布辞职消息后,尚达曼便亲自上阵,代行动党向居民道歉,更亲自走入基层安抚民众情绪,是这次选战的“最大王牌”。

学者:种族因素仍有影响

身为印族的穆仁理虽然成功当选,但学者认为,这并不意味国人在投票时不受候选人的种族影响。比尔维尔星说:“今天的选举成绩是非常具针对性的。武吉巴督选民较为保守,所以支持行动党代表的稳定性。”

“当选的穆仁理虽然是印族,但他毕竟在区里服务多年,获得居民肯定,所以拿这次补选来印证种族因素不再重要是不成立的。种族在新加坡的政治环境里,永远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针对竞选期间有关候选人品格的争议,特斯拉认为从选举结果来看,很难断定这是否对徐顺全产生不利效果,“因为这毕竟让徐顺全有很高的曝光率,达到十足的宣传效果”。

不过,比尔维尔星则认为,行动党就徐顺全的品格展开攻击明显奏效,“如果徐顺全没有在群众大户上假装宽宏,让党员负责批评王金发,民主党的战绩可能会更好”。

学者:徐顺全未善用补选效应

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虽然在武吉巴督区补选中拿下历来最佳的个人参选战绩,但受访学者认为,这名反对党领袖未能善用对执政党不利的补选效应,使更多选民倒向民主党,结果错失政治生涯里进入国会的最佳良机。

观察家建议,徐顺全和民主党应进行检讨,并展开领导层更新,探讨与其他反对党组成统一阵线,以更有效地与执政党抗衡。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昨天受访时指出,虽然行动党这回得票率减少12个百分点,但“在整个补选氛围下,反对党和执政党的差距理应更小”。

她说:“在任何一场补选中,行动党的表现基本上铁定比上一轮选举来得更为逊色。尽管徐顺全的战绩有所进步,对民主党来说,武吉巴督一役是最容易取得突破的一场选战。作为党魁,徐顺全应该为民主党争取更亮眼的表现,只可惜徐顺全没能把握这个难得的机会。”

国大政治系副教授比尔维尔星(Bilveer Singh)则以更严苛的眼光检验徐顺全此次战绩。他说:“徐顺全不仅能言善道,也具备高知名度,再加上补选效应和原议员王金发婚外情对行动党的不利影响,这明显是他胜选的大好机会,但他终究没能成功,说明选民完全否定了徐顺全。”

比尔维尔星说:“徐顺全所提出的市镇理事会交接和管理方案,以及一系列全国课题,根本没能成功打动选民。我认为,只要徐顺全持续主掌民主党,民主党将无法发展,连生存都可能面对难题。”他建议,民主党与其他政党组成统一阵线,集合反对阵营齐力对抗执政党。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则认为,过去25年来参选五次的徐顺全都在不同选区竞选,反映出他抱着“只要哪里能助他取得政治利益,他就到哪去竞选”的心态,可能因此引起部分选民反感。

不过,陈庆文表示,近40%的得票率对徐顺全而言是历来的最佳成绩,“他可能会更受到鼓舞,决心继续奋斗”。他说:“徐顺全这一两年扭转形象,明显得到部分选民的认同,他未来只要再针对竞选策略进行微调,他应该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

但新跃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指出,徐顺全到了下届选举已将近60岁,“他应该开始党内更新,寻找年轻、有能力的新人接手,把民主党带入下一个阶段”。

历年补选

自我国独立以来所举行的补选,人民行动党胜多败少。

2013年榜鹅东区补选

前榜鹅东区议员柏默因婚外情辞去职务,工人党李丽连在四角战中以54.50%得票率,击败获得43.73%选票的人民行动党参选人许宝琨医生。

2012年后港区补选

工人党议员饶欣龙被爆与党员涉及婚外情,遭工人党开除党籍而举行补选。工人党方荣发以62.08%选票捍卫了工人党的议席,击败获得37.92%选票的人民行动党参选人朱倍庆。

1992年马林百列区补选

这是1988年落实集选区制度以来唯一一次集选区补选,为了引进新人、现任副总理张志贤,马林百列集选区原议员集体辞职。时任总理吴作栋、姚智、张志贤和欧思曼组成的行动党团队以72.94%的得票率当选,击退新加坡正义党、新加坡民主党和国民团结党的对手。

1981年安顺区补选

安顺区原议员蒂凡那受委为第三任总统,辞去议席。当时的工人党秘书长惹耶勒南在补选中以653票的微差(51.93%)击退行动党候选人冯金兴,成为自1968年后,打破行动党连续15年垄断国会议席的第一人。

1979年七选区补选

有七个选区举行补选,原因是六名人民行动党议员辞职,一名议员过世。人民行动党在安顺、蒙巴登、波东巴西、三巴旺、直落布兰雅区的补选都获胜,击败联合阵线、人民联合阵线及工人党,同时也在芽笼西和义顺两个区的补选中不战而胜。

1977年红山补选

议员林源河过世后举行补选,人民行动党林子安以72.21%高票击败社会主义阵线候选人

1977年拉丁马士区补选

议员戈文达沙美过世,人民行动党在补选中以70.59%高票击败工人党候选人。

1970年五选区补选

行动党借助补选推进自我更新的步伐,人民行动党议员辞职,促使五个选区必须举行补选。人民行动党在立达、合乐、黄埔区补选中不战而胜,并以62.40%和75.51%高票获胜,击败新加坡国民阵线,成功拿下甘榜加卜和乌鲁班丹区。

1966年和1967年四选区补选

由于社会主义阵线议员辞职,两年内一共举行四次补选。除了在汤申区和红山区面对挑战,行动党在其他10区的补选中都没有遇到对手。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