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皆大欢喜?

2016年5月08日 星期日

选战

观察

黄伟曼

ngwaimun@sph.com.sg

当行动党在国会已拥有多达81个议席的情况下,徐顺全提出“让国会里有多一名反对党议员”的论述更具号召力。因此,作为一名少数种族候选人,穆仁理能守住超过60%的选票,取得决定性胜利,很大程度显示了行动党从提名到竞选策略方面日趋成熟。

武吉巴督区补选人民行动党候选人穆仁理以61.2%的选票为党守住了这个国会议席,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则获得近38.8%的选票,即他在历来选举中最高的得票率。从宏观的层面来看,这也许是皆大欢喜的结果。

首先,有政治观察家早前提出相当具说服力的论述,认定武吉巴督区选民此次的选票将是对徐顺全政治前途的一次表决。当然,有补选效应与候选人种族等种种复杂因素为背景,行动党票数自上届大选被削弱超过10个百分点的象征意义并不容易解读。但即便不具指标性意义,这成绩至少意味具争议性色彩的徐顺全的政治生涯不会就此终止。对民主党与其支持者来说,相信也能产生积极的心理效应。

另外,此次竞选期间,民主党的策略似乎也显示徐顺全志不在赢得这场选举。众所周知,在地方选举,哪一个候选人能跑最远、敲最多门、与最多选民有接触,往往具关键作用。徐顺全此次补选虽也勤访武吉巴督区居民,但他选择在九天的竞选期间花时间和资源举办多达四场竞选集会,给外界的印象是他真正的目标未必是武吉巴督,而是有意要把触角伸向更广泛的全国人民,尤其是网民。

在星期四刊登的一篇媒体访问中,当被问及是否将此次补选视为他“进入国会的最后一次机会”时,徐顺全的回应相当耐人寻味。他将武吉巴督区补选形容为搭地铁时暂时停靠的其中一站,表示旅途不会就此停止,一定程度上也预示他把目标锁定下届大选的更大抱负。

从九天竞选期间获得的显著媒体曝光率,到成功以弱势姿态再次柔性出击,徐顺全某个程度上从这次补选中积蓄了一些政治资本,让他继续他的“旅途”。如徐顺全在败选后对武吉甘柏体育场集合点的支持者所说,他好像“一点落败的感觉也没有”。

不过,如上所述,如果将这次补选的结果简单概括为民主党成功转型,以致削弱行动党在铁票区的支持度,总结或许过于草率。

五年内三次补选中,行动党在后港和榜鹅东两区的补选中都落败。在2013年榜鹅东补选中,工人党李丽连当选的结果尤其让行动党始料不及,让外界见识到补选效应不容小觑。行动党此次不敢掉以轻心,一再强调这是场硬仗,也显示即使是在西部堡垒,该党也要提防补选效应一不小心带来的钟摆效果。

当行动党在国会已拥有多达81个议席的情况下,徐顺全提出“让国会里有多一名反对党议员”的论述更具号召力。

因此,作为一名少数种族候选人,穆仁理能守住超过60%的选票,取得决定性胜利,很大程度显示了行动党从提名到竞选策略方面日趋成熟。尽管它对徐顺全人格的攻击以及“以翻新计划争取选票”的争议或许会流失一些选票,该党还是利用了它熟悉武吉巴督基层的在地优势,也适当地掌握了武吉巴督区的民意趋向。

记得在竞选期间,徐顺全曾对媒体说,行动党领导层接二连三对他展开攻击,穆仁理相比之下却显得沉默,让他分不清真正的选战对手是谁。其实,这一语道破了此次补选的一个现象:徐顺全对垒的从来都不只是穆仁理,而是这位行动党候选人背后一股更大的力量。

这股力量来自于“裕廊大家庭”为穆仁理提供的有力支持,也源于整个裕廊—金文泰市镇会良好的地方管理政绩。

另外,行动党吸取了榜鹅东补选的教训,调整了遴选候选人的思维,顺应选民的意向,不再强打“精英牌”。与其强调穆仁理是一名拥有荣誉和硕士学位的优秀律师,派出在基层深耕16年、诚恳谦虚的“阿穆”来对垒徐顺全,显然胜算更高。

昨晚成绩公布后,在行动党支部举行的记者会由穆仁理自己主持,在竞选期间积极为他站台的副总理尚达曼等人好些都没有接受媒体采访。这一定程度上传达的是穆仁理今后得独当一面的信息。

至于徐顺全,他接下来会否信守对武吉巴督区选民的承诺,把该区当作他的终点站?选民下届大选将继续关注他的动向。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