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出现更多年轻身影 年轻一代政治觉醒?

2015年10月04日 星期日

星期话题

黄伟曼

ngwaimun@sph.com.sg

这次大选共有170多名候选人竞逐89个议席,有43人年龄在40岁或以下,大约是四分之一。经历这次大选的洗礼,行动党与反对党年轻候任议员与参选人,如何看待新加坡政治?

在现今的社交媒体时代,参选人也必须做好准备,随时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面对各种具争议性的课题。

政治与社会运动触发年轻一代的公民意识觉醒,台湾、香港和邻近的马来西亚近年来有许多年轻人走上街头,甚至有不少人投身选举,怀抱着政治行动能改造社会的热情,踏上从政之路。

相较之下,新加坡似乎缺少这股“热潮”。在刚过去的大选中并没有出现令人瞩目的“街头青年英雄”,年轻参选人也没有刻意采用新颖时髦的策略来竞选。对新加坡选民来说,候选人的年龄不是关键,他们似乎更希望自己的国会代议士够沉着稳重,候选人若有深耕基层的经验,也会为其形象加分。

第13届国会选举上月中尘埃落定,人民行动党以近七成的高得票率取得压倒性胜利。此次13个单选区和16个集选区的89个议席全都点燃战火,超过246万个选民有机会投票。

行动党16参选人

年龄40岁或以下

本届大选也出现不少年轻参选人,来自各政党的参选人有170多名,当中43人年龄在40岁或以下,比率达四分之一。本届大选一直强调推动领导层和党内更新的行动党和反对党工人党所派出的参选人,也有一大批是年轻新面孔。

行动党这次有16名参选人年龄在40岁或以下,最年轻的是两次参选的麦波申单选区议员陈佩玲(31岁),而16人当中有超过一半之前并没有竞选经验。

工人党此次竞逐28个议席,当中12名40岁或以下参选人当中,也只有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39岁)、第二次竞逐东海岸集选区败选的严燕松(37岁)和此次失守榜鹅东单选区的李丽连(37岁)有参选经验。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这次在大选部署上虽被视为保守,但他也派出几乎全是年轻新面孔的团队,竞逐一些集选区。例如,义顺集选区的工人党团队的符策涫(38岁)、罗秀雯(31岁)和陈俊元(30岁)就都是30多岁的年轻人,而且都没有参选经验。

本届大选形象最接近“出身街头”的年轻政治人物的参选人,应该是所有候选人中最年轻的24岁无党籍人士韩慧慧。这名过去多次在芳林公园主办“还我公积金”集会的年轻博客,不但无缘成为国会议员,她在拉丁马士单选区的得票率也仅有10.04%,输掉竞选按柜金。

代表国民团结党出征三巴旺集选区后败选的26岁女参选人林彤臻,在竞选期间因模特形象备受瞩目。她后来自爆是单亲妈妈,育有两岁大的儿子,引起一番热议。

年轻常被视为生力军,以行动党来说,2006年大选后,它曾让一批新上任的议员组成“P65小组”(Post 65,意指1965年后出生的一代),这些议员在隔年的妆艺大游行上还大跳嘻哈舞,尝试让行动党显得更年轻、更新潮。不过,新作风当时引起两极反应,有褒也有贬。

深耕社区赢取选民支持

2011年大选,行动党推出它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女候选人陈佩玲。当时年仅27岁的陈佩玲像个娇嫩的“小女生”,颠覆了传统上行动党候选人成熟稳重的形象。当时,她一登场就受到网民猛烈攻击,拿她过去在个人面簿上所发布的生活照开刀。陈佩玲当选后辞去工作成为全职议员,过去四年多来在社区努力耕耘。她在本届大选证明了年轻女议员可独当一面,在选举中交出好成绩。

对这些年轻参选人来说,在民主选举制度下,每一张选票都是关键,参选人须有毅力应付九天密集的竞选活动,以赢得选民手中的一票。在现今的社交媒体时代,他们也必须做好准备,随时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面对各种具争议性的课题。

本报访问了几名经历过选举洗礼的行动党与反对党年轻议员与参选人,看他们透过本届大选,如何重新认识新加坡政治,对于参政又有什么看法。

行动党篇

更多年轻人愿为社区服务

年轻人的心声,不一定要靠年轻参选人传达。行动党三巴旺集选区议员安宁·阿敏认为,年轻人掌握当下的时代精神,而且有不同的世界观,参政可做出不同的贡献,但有些经验与知识不是年轻人的专利。

今年36岁的安宁(Amrin Amin)是律师,从政前有超过10年的基层服务经验,也活跃于不同机构组织。他在本届大选竞选期间与另三名新人,被李显龙总理点名为有潜质成为新领导团队的成员。

对此,安宁受访时屡次强调,行动党在物色人才时并不执着于一定要吸纳多少名年轻人,而是要确定新人是否有心为民服务。他说:“要培养年轻领导人,党也从不采取突然‘空降’的做法,而是让他接受其他资深议员或部长的指导。”

“我认为这是行动党的独特机制。透过这次选举,我看到很有系统地确保资历较深的行动党人,把经验和知识传授给新人。”

在2011年的大选,首次参选并竞逐马林百列集选区的陈佩玲,竞选还未开始就遭受舆论压力,备受网民批评,连她自己都形容那是她人生中最黑暗、最难熬的时期。“陈佩玲风波”让许多人意识到政治人物随时可能面对网络霸凌,但这一事件似乎未让真正想要参政的人却步。

陈佩玲没有因此被挫败,反而以行动证明自己真心为麦波申区的居民服务。本届大选麦波申在选区重新划分后自成一个单选区,并迎来三角战。刚产子的陈佩玲不但沉着应战,她在听到国民团结党候选人蒋才正说她才刚生产,“选民应让她回家休息”时,也巧妙反击,为在职母亲说话。

她甚至在蒋才正批评她另一对手工人党候选人陈家喜太年轻时,站出来力挺年轻人从政,充分展现了政治智慧,也让人看到她的成长。

陈佩玲受访时说,她在这次大选中明显看到有更多年轻人愿意加入行动党党工的行列,许多人甚至在大选后留下来,定期到议员的接见选民活动帮忙。

她说:“这些年轻人有很明确的政治观点,我也看得出他们有心要服务社区,服务新加坡。”

义顺集选区议员黄国光(36岁)同意,接下来行动党必须做的,是继续呼吁年轻人踏出第一步,即使不参政,也可积极服务社会。他说:“国会需要更多年轻人的声音。”

白沙—榜鹅集选区议员孙雪玲(36岁,淡马锡控股投资总监)决定参政前曾考虑过,出来从政万一被网民攻击该怎么办。由于说得一口流利的华语,她在竞选期间还被网民质疑她原籍中国,后来得澄清自己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

不过,她说,自己想得很清楚,决定为了信念坚持下去。她颇具禅意地说:“争取过,就算活过了。如果失败,我也学会放下。月有阴晴圆缺,要接受人生自然的规律。”

竞选期间,孙雪玲在行动党群众大会上以福建话发言,以一对金婚夫妻作比喻,感性地道出执政党与人民的关系与情谊,获得好评。

她说,自己当时只是道出心里话,许多选民在竞选期间直接上前找她,表明会支持他们,其实更让她感动。她说,这让她看到“新加坡人是善良的”。

根据选前的媒体报道,她认为,今时今日,政治人物的形象不再一味是“火爆”或“愤慨”,这反映出社会趋向多元化,年轻人交流方式也变得不一样了。

作为年轻的家长和职业女性,她希望帮助年轻家庭跟上生活的快步伐。

反对党篇

严燕松:从政越年轻越好

两次参选,两次败选。本届大选再次代表反对党工人党披甲上阵的严燕松说,参加反对党是踏上一条漫长艰难的道路,要真正推动政治改变,更需要给自己制定“较长的跑道”,从政是越年轻开始越好。

2009年加入工人党时,严燕松32岁。现年37岁的他受访时表示,当时年纪这么轻就加入反对党,就是要给自己一点起跑的时间。

反对党人参选,屡战屡败或许是他们要面对的结果,甚至是政治现实,但严燕松非常坚定地说:“为了新加坡的长期利益,我不会放弃,我会继续战斗下去。我也很感谢家人一直非常支持我。”

工人党团队本届大选一早就把东海岸集选区视为此次战役中最重要的选区,由严燕松率领的四人竞选团队,其成员履历相当亮眼,被看好出线机会很高;但他们最终以39.27%对60.73%的得票率,败下阵来,与行动党团队的得票率差距也出乎一般预料。

严燕松对这次的结果做了一番反省。他指出,团队在竞选前和竞选期间都非常努力在选区里耕耘,希望与选民分享他们对新加坡未来的愿景,接下来他们还会继续尝试不同的方式,去接触东海岸居民,希望下一届大选能赢得更多选民的支持。

若引用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在大选结果揭晓后的一番话,今年的大选对年轻候选人来说,或许是很好的测试。她当时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反对党政治人物必须有很强的使命感,脸皮要够厚,并且要有恒心,坚信他们所做的是为了国家利益。

她也斩钉截铁地说,如果有人因为反对党这次表现不佳而感到气馁并掉队,那她宁可不要这样的人加入。

此次工人党为推进党内更新,派出许多新面孔参选,当中许多人在败选后都回到社区帮忙。对一些年轻人来说,工人党这个品牌的吸引力也没有显著减弱,该党青年团日前在网上邀请18岁至40岁的新加坡人参加他们昨天举办的SG100研讨会,探讨国家未来;消息公布后,几天内就已满额。

工人党本届大选派出最年轻的陈家喜(28岁)独挑大梁,挑战麦波申单选区。这名“资深党工”受访时指出,从幕后走到台前,宗旨仍是服务人民。现在的他再次回到幕后,继续扮演议员国会助理的角色,也继续学习。

对于国民团结党的林彤臻(26岁)来说,坚持其实也是一种证明。从竞选一开始,这名“美女候选人”就一直被拿来和2011年大选时备受瞩目的佘雪玲做比较;败选后她是否会像佘雪玲一样,离开团结党,也自然令人关注。

不过,林彤臻指出,团结党大选前经历一波三折,又换了党秘书长,她希望留下来,协助推动团结党的改革,重新出发。

她说:“现在正好可看出哪些党员真的对党忠诚,谁又只是投机分子。我们的士气仍然高昂,大家都希望团结党经历这次大选,能变得更团结。”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