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惜薇:新内阁 新思维

2015年10月04日 星期日

显微镜

分析李显龙总理组建新内阁背后的考量时,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说:“我们再也不能以20世纪的指标诠释21世纪的做法,包括猜测数个未来总理人选当中,究竟谁占先机。”

聚焦本次新内阁出人意表的调整,同时回顾李总理几次重组内阁,可以发现这其中有一些新思维。

首先,在许多人的认知里,政府部门有轻重之分,贸工部、财政部、国防部和教育部都属于“重量级”政府部门,重要政治职务人选必须先到这些部门服务,才能担任更重要的职务。李总理在1990年出任副总理前,就曾出任贸工部和国防部职务,并领导探讨如何改革经济策略的经济检讨委员会。

至于两位副总理,张志贤当过教育部长和国防部长,尚达曼则曾是教育部长和财政部长。

2011年大选过后,前资深公务员王瑞杰直接出任教育部长,另一位备受看好可成为第四代领导班子要员的前陆军总长陈振声,则受委主管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这个一般人观念中相对不那么重要的部门。可是过去四年多来显示,这个与社会民生相关的部门做出了许多重要的变动,也是政府“向左倾斜”理念的重要执行部门之一。

来到本次内阁,直接掌管教育部的不仅是没有国家治理经验的政坛新人,而且是两位新人,令认定资深议员更适合当教育部长的家长难免有些操心。

另一名备受看好成为第四代领导团队核心的新人徐芳达,则出任卫生部兼新闻及通讯部政务部长,而并不是如之前众人臆测的到财政部服务,或回到他从政前任职的贸工部。担任贸工部政务部长的反而是“门外汉”许宝琨医生。

种种部署显示,政府部门不该有轻重之分,关键在于特定时间点上,什么课题最受关注;个人如何在不熟悉的岗位上建立人脉、理出处理课题的脉络,并耕耘出成绩。

总理公署部长、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陈振声不久前接受笔者采访时坦言:“我的责任不是做最聪明的人,我的责任是如何从利益相关者身上,找出最聪明的解决方案。”

出掌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和后来的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后,军人出身的他发现最重要的是聆听不同利益相关者的心声,了解问题的症结,向专家请教解决问题的方法,然后制定并落实政策措施,同时说服民众接受这些政策措施。在各个邻里为居民提供一站式援助的社会服务中心,经历了这样的咨询过程,前后花了两年。

许多人猜测双王(王瑞杰、教育部代部长王乙康)、双黄(另一位教育部代部长黄志明和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双陈(陈振声和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当中,谁最有潜质出任下一位总理时,同样以他们负责什么部门为标准。

打个比方,王瑞杰跟随着尚达曼的脚步,继教育部长之后出任财政部长,还即将领导“未来经济”委员会,陈振声则没有受委新任务;在“谁是下任总理”的热身赛中,许多人觉得他已输了王瑞杰一个马鼻。

换个角度看,陈振声从人力部长林瑞生手中接过人民协会副主席,人协的庞大网络让他有深耕基层的机会,加上他原本就掌舵的全国职工总会也在朝100万会员的目标迈进,这样大的基层人脉是不容小觑的。另外,他将取代卫生部长颜金勇出任执政党党督,在扮演好党督的角色和在国会中让人民行动党议员们更畅所欲言之间取得平衡,这也考验他的政治智慧。

李总理在领导层更新刻不容缓的当下,正竭力地为新一代领导人提供汲取不同经验的机会。新总理预计将按惯例,由同僚推选出来,谁最后获得同僚的尊敬和信任将是关键。

教育部这回由两位新人一起出任代部长,或许也是总理的另一种用心。两人共管一个部门,在各自证明实力的同时,也考验他们的互相配合、建立默契,并在前任的基础上如何让部门更上一层楼。

(作者是本报记者 hosb@sph.com.sg)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