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未来的咖啡馆

2015年10月04日 星期日

练习曲

我们这个小国很多时候也像这家小店,开始因为认真经营,创造了一个温馨社会,我们习惯很多美好的事物,也非常珍惜建造它的过程,希望把某种不错的感觉封存起来。但是这样做并不容易,环境的变化是抵挡不了的,如果不适时做出改变,就会像水煮青蛙一样,等到发现时已经晚了。

我有一家“私房咖啡馆”,这家咖啡馆当然不是我开的,只是因为这家咖啡馆很小众,没什么名气,而且很小间,和几个朋友去就能把整个场子包下,约人到那里小聚,感觉好像在家招待朋友。

这家咖啡馆老板、伙计,一个人一脚踢,别看它小,菜单上的东西不少,有一般咖啡、摩卡、卡布奇诺等等,还有各种茶,包括日本煎茶和各式花茶,甚至还有很正宗的泰式冰奶茶。另外沙拉、三明治、麦片芝士面包、各种口味的比萨、日式冷面,还有各种蛋糕,选择不少,最重要的是老板抱着准备给自己和朋友吃的心理,亲自处理。

发现这家小咖啡馆,也是一个有趣的机缘。大概是两年多前吧,咖啡馆开始热起来,经常有朋友萌生开家自己个性小店的念头。有一个朋友说,每次想自己开店,他就到这个咖啡馆坐坐,在慵懒的音乐中看着在开放式厨房里表演单人秀般忙进忙出的老板J,开咖啡馆的念头马上烟消云散。我没想过开咖啡馆,经常喜欢到这家小店是因为它的温馨感,还有老板利落的手艺。

这家小店只有几张桌子,一次只能招待10多个客人,然而店雅何须大,每逢周末,J总是忙不过来。我想,主要原因是这家小店对面有另一家颇有名气的咖啡馆,那家店经常客满,顾客上门找不到座位,就会“外流”到这里,而J定的价钱又十分实惠,一个主食加蛋糕和饮料的午餐配套,定价15元,所以前两年他的生意还真不错。

上星期,小店结束营业,J说原本的想法是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做了几年发现赚不到自己的薪水,还是乖乖回去打工,存一些钱再打算。

分析原因,附近那家著名的咖啡馆装修之后扩大餐饮面积,现在可以容纳多一倍的客人,菜单也改进了,选择增加了。J的小咖啡馆几个优势在短短两年内失去了,基本条件改变,小生意受到很大的打击,J挣扎了几个月决定结束营业。

我问他,为什么不调高价格?15元的套餐,还包括一个千层蛋糕(mille crepe),以咖啡馆来说,有调价的空间。他说,都是老顾客了,等他下次把概念想好,重新再来的时候再说吧。

他坦诚当初只想着自己有手艺,前几年咖啡馆风潮起的时候,找到一个店面就开起咖啡馆,没有想到行销,以为有诚意的食品,降低成本以价格吸引人就能生存。起初,这个模式还能奏效,没想到做了两年,咖啡馆所处的惹兰勿刹一带类似的店家雨后春笋般涌现,这家小咖啡馆就被讲求新鲜感和消费力强的市场淘汰了。

小咖啡馆的命运是现在小本生意的缩影,以前单单靠价格廉宜或者食物的品质就能成就很多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老店。如今科技使生产方式简化,网络又打开了各种创意的行销方式,把开始一门生意的门槛降得很低。一个人很容易开始一盘生意,但是别人也很容易进入你的市场,唯有不断根据环境的变化思考新的战略,及时做出调整,让自己的市场和影响力扩大,才能抵挡外部环境的不断挤压。

我们这个小国很多时候也像这家小店,开始因为认真经营,创造了一个温馨社会,我们习惯很多美好的事物,也非常珍惜建造它的过程,希望把某种不错的感觉封存起来。但是这样做并不容易,环境的变化是抵挡不了的,如果不适时做出改变,就会像水煮青蛙一样,等到发现时已经晚了。

我国的经济检讨过去30年来都是通过设立特别的跨部门、跨领域委员会进行。1985年出现经济不景气,刚进入政坛不久的李显龙就以贸工部兼国防部政务部长的身份领导第一个经济检讨委员会,当年提出的改革建议,使新加坡经济在1986年以后逐步走上复苏之路。

2001年,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使得全球经济受重创,当时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李显龙再次主持检讨,同样从经济层面进行了改革,我们再一次从衰退中复苏。

2009年,新加坡刚经历全球金融海啸。这次成立了经济战略委员会,领导这个委员会的是时任财政部长的尚达曼,委员会在2010年公布详细报告,提出七大战略为新加坡经济持续增长奠定基础,也制定了通过提高生产力实现经济增长的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检讨委员会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1985年到2001年,相隔16年,2001到2009隔了8年。这次总理委任刚宣誓就职的财政部长王瑞杰主持“未来经济”委员会,距离2009年的经济战略委员会只有七年。检讨的周期越来越短,提出的建议眼光却得越放越远,否则很快又追不上环境的变化。

感怀那家犹如我“私房咖啡馆”的小店结束营业,不过知道J并没有放弃做好咖啡馆这件事,准备休息一阵反省与思考后重新出发,让我充满期待。他未来的咖啡馆很可能不是我能约几个朋友“包场”的,但是相信他那种要把做给自己吃的食物献给顾客的心理会贯彻到底,我还是献上衷心的祝福,也保证会去捧场。

对于未来的经济,更要抱着期待,获得将近70%支持率的本届政府从2011年的低谷走出,应该更能明白新加坡人的普遍期待,大家要的除了经济增长,也要保持一份对吾土吾民的亲切感,新加坡的未来要让大家一起跟上时代,任何人都不能掉队。

(作者是本报副总编辑兼采访组主任hanym@sph.com.sg)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