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德婷:只有一位女部长

2015年10月04日 星期日

编辑室内外

对女性目前在国会或内阁里的比率不足,何须失望。我们应将这次新内阁出现了一位女部长,视为新加坡女性从政的一个令人欣喜的里程碑。

当李显龙总理上周一宣布新内阁阵容时,单就委任傅海燕为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一事,有人高兴,也有人失望,形成有趣的现象。

一方为内阁终于迎来女部长独挑大梁,掌管一个部门的时代而欣慰;另一方对于由20人组成的内阁,只有一位女部长,女性仅占部长人数5%而失望。

反对党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受访时便不止一次表示,对新内阁仅有一名女性部长感到失望。

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在内阁名单公布的前一周,在写给总理和副总理的公开信中表示,女性占议员总数的22%,希望内阁中也会有22%的部长是女性。

妇协执行董事林淑美当时说:“新加坡人口中有一半是女性。22%是很保守且可达成的数字。这不仅仅是为了形式上而做。政治领导人的性别比例,将深刻影响她们能如何真正代表国人。”

林淑美在内阁名单公布后接受《海峡时报》访问时则批评,虽然傅海燕的升级代表着进步,但女性晋升为部长的速度“却犹如踱步”;对于担任政治职务者总数有37人,却只有六名是女性,她认为女性代表比率(约16%)太低了。

不晓得有多少人认真看待林淑美的话。不过当报馆收到妇协的公开信时,大家认为妇协的用意良好,却不实际。

其实,无论对只有一位女部长的既定事实是高兴或失望,都只是一个铜板的两面,依个人是从乐观或悲观的角度来审视它。

环视全球,女性在许多国家仍然面对不平等待遇,这种现象在新加坡也有,但相对来说,新加坡女性现今的地位已比100年、50年或甚至20年前要提升许多。能走到今天,靠的正是前人的慢慢争取,让女性与男性有同等机会接受教育、出外就业等等。

不过,人类社会自古以来,多以父系社会为主,千百年来形塑成的思维,并不能在一夕间说换就换。我宁愿相信,视争取妇女权益为己任的妇协只是形式上得表示失望。

即使真失望,也不要气馁,争取女权尚有漫漫长路要走。

事实上,女性在政治领域或公司企业高层的代表性不足,原因包括人们存在着对女性不利——认为办事能力不及男性的刻板印象,也存在一些女性本身不愿担当相关责任的可能性。无论是天生或后天的培养,多数女性仍以家庭为重,一旦面对个人事业的发展和家庭起冲突,她们往往把事业搁一旁。

这是目前仍存在的社会分工与观念,让多数女性仍受到的有形与无形的束缚。要摆脱这些束缚,需要的是时间,而且是通过教育一步一步去改变。

妇协的林淑美去年底接受一家媒体访问时说,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当中,建议的女性公司董事比率为30%,因为一达到30%,女性董事就不会被边缘化,比例会自然往50%走,形成男女平等。

在大选之前,妇协也曾表示希望至少有30%候选人是女性代表,但各政党都没有达到这个数字,令它失望了。

显然地,“30”在争取女权的组织看来,是个神奇数字。

然而这不可能一蹴而就,新加坡社会还相对保守,政治领域要吸引女性从政并不容易。新内阁里只有傅海燕一位女阁员,并不出奇。

那么,女部长的比率有可能或几时才会从5%攀升到22%,或30%?相信没人能提供答案。但肯定的是,这个比率不应该为了达到而达到。

对多数人而言,他们最为看重的并不是国会议员或内阁部长的性别,重要的是他们应该会做事,也会做人。

让女性从政者凭个人能力,而不是靠性别来取得内阁部长的资格,大家才会给予她与男性部长同样的尊重。

傅海燕能被委以重任,肯定是她个人证明了具备相关实力。总理在宣布内阁的记者会上以及总理公署发表文告时,无论是对委任傅海燕为部长或是宣布她在新一届国会里将出任国会领袖,都没有对她是女性有所着墨,显见总理在组织内阁或做其他任命时,性别不是他考虑的因素,或至少不是个重要考量。

另外,这次内阁人事的布局,总理表示是为了大力推动领导层更新,协助下一个领导梯队做好接棒准备。他每年会进行内阁改组,两三年后再做中期检讨,进一步调整。在一轮又一轮的改组过程中,总理仍然会秉持以才德选拔适当阁员的原则,而目前除了傅海燕,被赋予政治职务的还有五名女性,其中四人是高级政务部长。女高级政务部长下来仍然入阁有望。

因此,对女性目前在国会或内阁里的比率不足,何须失望。我们应将这次新内阁出现了一位女部长,视为新加坡女性从政的一个令人欣喜的里程碑。

这样渐进式的选贤与能手法,肯定比刻板的性别比率制要来得有说服力。若是硬性按性别比率来提拔女性,那才让人难以苟同。

(作者是本报采访组副主任 

tarntt@sph.com.sg)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