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穆根:总统要有监管权就须由人民选出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要求出席对话会者针对一系列问题举手表态,包括应否透过选举选出总统,应否为候选人设定资格标准,以及应否定期检讨这些标准。(梁伟康摄)

2016年9月09日 星期五

民选总统制●宪法委员会报告

民选总统要能够阻止政府滥用国家储备金,就必须经过选举的洗礼,获得人民的委托,掌握实质的权力。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昨晚在一场有关调整民选总统制度的对话会上,发表以上看法。他在亚洲新闻台昨天播出的英语时事节目“Talking Point”上也表明,政府和宪法委员会在一些建议上,“可能出现显著的意见分歧”,就是否恢复国会委任总统制度方面是其中一个层面。

他在对话会场外受访时说:“我们必须扪心自问,是否要给总统实质的权力(real power);如果要,我们别无选择,总统就必须透过选举产生。除非我们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才可以探讨其他机制。”

他指出,并非认为其他做法没有可取之处,而是诚如建国总理李光耀、我国第二位总理吴作栋和现任总理李显龙所说,总统要有拒绝政府要求的道德权威,本身就必须获得人民委托。

九人宪法委员会在刚出炉的报告中,建议分开总统的象征和监管角色,并把总统监管国家储备金和关键公职人员任命的职责,交由一个专家团承担。对此,尚穆根说,委员会也意识到个人或团队一旦不是由人民一人一票选出,就不能够阻止政府推行计划,顶多只能够拖延政府的行动,政府还是能够透过国会来推翻团队的决定。

“所以我说关键是你是否要赋予总统实质权力,如果是,他就必须由人民选出来。”

约600名西北区的基层领袖和志愿福利团体的代表,出席了尚穆根在忠邦民众俱乐部主持的对话会。

尚穆根也是主管忠邦区事务的义顺集选区议员,他在对话会上要求与会者针对一系列问题举手表态,包括应否透过选举选出总统,应否为候选人设定资格标准,以及应否定期检讨这些标准。

当他问与会者如果此时剥夺他们投选总统的权力,他们是否会不介意时,只有三人举手。

尚穆根说,民众不希望投票选出总统的权力遭剥夺,正是政府认为不容易恢复国会委任总统制度的一个原因。

他也说:“委员会的建议其实是中立的,没有区别华族或少数种族。如果五届总统任期都没有出现某个族群的代表,下个选举就保留给那个族群,不管是华族、马来族或印度族,尽管在新加坡30年都没有华族总统是不太可能发生的情况。”

在昨晚另一场由老板联谊会青年团举办的民选总统制的对话会上,确保少数族群定期当选总统的建议也备受与会30多名商家和企业代表关注。

在场的Just Education补习中心集团主席兼总裁白振才向主讲者总理公署、外交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杨莉明建议,把五届的规定缩短至三届,这样一来,少数种族候选人就能更快当选。

杨莉明回应说,委员会的建议没有对错,而是一种判断。她说:“如果每七届总统选举中,有五届是华族当选,两届保留给少数种族,次数跟我们的种族比例是相当接近的。”

相关新闻刊第8页

聚焦民选总统制的改进建议

社论刊第23页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